<acronym id="ykcoq"><optgroup id="ykcoq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small id="ykcoq"></small>
<small id="ykcoq"></small>
<small id="ykcoq"><noscript id="ykcoq"></noscript></small><optgroup id="ykcoq"><noscript id="ykcoq"></noscript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kcoq"></optgroup>
首頁
關于我們
概況
大事記
觀點與主張
新聞中心
企業動態
品牌展示
媒體報道
品牌資料
業務介紹
萬物社區
政企服務中心
智慧空間
投創中心
數信中心
市場合作
住宅
商辦
加入我們
人才招聘
社區樂跑
招采平臺

2020.02.14

杭州日報 | 杭州一家7口3人確診,整棟樓被封!物業管家:這時候辭職我還像個男人嗎?

發布者 : 萬科物業
分享至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開微信,點擊底部的“發現”,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

老計是杭州某小區的物業管家。1月31日,因為從武漢回來的三名業主未及時上報,三人發燒,被確診。老計負責的單元被封,小區也成了“重災區”。

他成了這場“生活危機”的主角之一,再沒回過湖州的家。他說:

“老婆、爸媽讓我辭職。我不肯,他們已經不要看我了。其實我也害怕。”

“在湖州、杭州交界的卡點,1米高的圍欄,老婆、爸媽和兩個女兒就在那邊,他們過不來,我也過不去。我這個大男人竟然有點想哭了。”


口述/老計
(42歲,浙江湖州人,物業管家)


那天早上9點,一位業主給我發微信,說他開車帶著爸媽去醫院了,爸媽有點發燒,他們是從武漢來的。

這戶人家7個人,確診了3例,小區瞬間成為了重災區,整棟樓被封。



公司給我送來了厚厚的防護服,我要給樓里的業主們送菜、倒垃圾,要背上消毒液給電梯、地庫消毒,要騎著三輪車去運送垃圾……

老婆打電話讓我快辭職,可這個時候怎么能走?

這是我的責任。



01


業主沒說他們從武漢來,結果發燒了

我是一名物業管家,在杭州上班,小區有800戶業主,由我跟另一名女同事提供服務。

年前疫情爆發,小區管控一步步升級,我跟其他同事一樣不敢松懈,老婆叫我多注意點,我說沒事的,天天戴著口罩呢。

但怎么也沒想到,那天,我負責的那個單元,居然一下確診了3例新型肺炎。

記得很清楚,那是1月31日早上9點多,一位業主給我發微信,說他開車帶著爸媽去醫院了,爸媽有點發燒,他們是從武漢來的。

我楞了一下,然后馬上明白過來了。

我馬上匯報給經理、社區。這戶人家共7口人,10天前男業主的父母乘動車從武漢來,父母已經發燒兩天了,他們隱瞞了這件事。

很快,120救護車來了,把這家剩余的幾個人全拉去了醫院做檢查、隔離。

這戶業主所在的樓一共有3個單元,16戶業主還住在里面。政府工作人員3班倒24小時坐在單元門口守著,樓被封了。



▲小區出口封閉為一個


去過這棟樓的我的同事,包括保潔員都被隔離。業主去過的超市、藥店、菜店、小吃店全部關停,店員全部隔離,甚至跟他們并排買包子的顧客也被一一找到隔離。

很快,這戶人家被確診3例,我們區因為他們成了重災區。

公司給我送來了防護服、護目鏡,我看著這一堆東西,有些不知所措。怎么才一個早上,就好像《生化危機》的電影開拍了一樣,而我居然變成了主演之一。



02


老婆讓我辭職,我偷偷離開家

這天晚上我忙到快12點才到家。業主們很恐慌,我的電話被打爆了。

還有好幾個業主給我發消息:“老計啊,快別干了,沒必要拿命來拼。”我很感動,他們都是真的關心我,但我當了逃兵,業主們怎么辦呢,尤其是被隔離的業主,他們怎么辦呢?

封樓這么突然,他們很多人家里根本沒多少儲備。

我家在湖州,距離杭州我服務的小區約40分鐘車程,我天天回家。

到家的時候,老婆讓我別進屋,我家旁邊有間小屋,已經收拾好了,擺了張折疊床,就睡那里。

我說好的,本來就是這樣打算的。

老婆遠遠看著我,說,明天也別去上班了,這份工不要了,就算不為大人著想,也要為兩個女兒著想。

我沒吭聲,怕她生氣。

這一晚幾乎沒合眼,第二天6點我就起來了。我不敢讓老婆給我收拾衣服,我給她打電話說了聲,我走了,就真的走了

她氣得在電話里一直罵我,說我怎么那么笨。

路上,我爸媽也打電話勸我別犯糊涂,趕緊回家。

我說,爸,這是我分管的小區,是我的責任,這個時候走了,還像個男人嗎?就算要走,也要把這件事解決好了再走。

這天上班的路也格外艱難。很多地方都封道了,我到處繞路,整整開了一個半小時。

湖州到杭州交界有一個卡點,是我的必經之路。經過時,工作人員問我想好了嗎,出去了就可能回不來了。我說已經想好了。

直到今天,我沒有再回過家。



03


5個人管理800戶人家,女孩流著淚保證到崗

平時我們9點到崗,現在8點全員就到崗了。

全員是5個人,本來有十幾個,但是大部分都被隔離了,還有的是家里小區封了,出不來。園區的衛生是外包的,除了被隔離的,剩下的也都說來不了了。

我們剩下的這5個人包括兩個管家、一個經理、一個前臺、一個安全負責人。

前一天晚上,經理問我們能來上班嗎,我們前臺那個20多歲的小女孩流著眼淚說,雖然男朋友讓他別干了,但是她保證一定來上班。

5個人果然都到了。接下來的日子里,小區800戶都由我們5個來負責。

經理跟我們開會,他說,公司和社區都要給我們派人增援。社區有十多個志愿者報名,公司也在給我們安排人手。

我們說,小區都變疫區了,很多人一聽小區名字都想繞著走,接觸的人還是越少越好吧。接觸的人越多,風險越大。

經理說那好,我們幾個兄弟姐妹就咬緊牙克服克服。


▲沒有保潔了,我們成了保潔員


沒有保安了,安全負責人說他來當保安,把守小區唯一的出入口。

沒有保潔了,我們5個人當保潔,掃地拖地,電梯、單元廳、地庫每天至少兩次消毒。

沒有垃圾清理工了,小區里有4個投放點,每個投放點至少有4個垃圾桶,垃圾已經堆積如山,我們5個人開著三輪車過去,把垃圾一趟趟搬到車上,再運到垃圾清運中心。


▲開著三輪車清運垃圾


被封的3個單元,里面業主都被隔離了,所有的服務由經理和我負責,我做主導,畢竟這是我負責的樓。

前臺和另外一個管家都是女的,這種危險的事情哪里能讓她們碰,再說她們本來也忙得團團轉。



04


我穿上了防護服,其實也害怕

事情發生得突然,公司到處搜羅,送來的也只有幾套防護服,給被封的單元提供服務時必須穿上。

經理和我商量,那就我們兩個人中每天一個人穿吧。

我穿的日子居多。這衣服據說一旦穿上了就不能脫,一脫防護效果就不好了。

這些天我每天要從早上8點忙到晚上12點,先把其他業主的事情處理好、其他樓棟消好毒,再穿上這套衣服全力為被封單元服務。

這棟樓的事情不忙完,我就不喝水,不上廁所。

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穿防護服,之前以為只有一線的醫生才穿,想不到我也穿上了。


▲我穿上防護服,背上消毒酒精,逐層消毒


特別悶,特別熱,熱得我里面只穿件棉毛衫都出汗。

經理幫我把防護服穿上,口罩、護目鏡戴好,我背上滿滿一大壺消毒酒精就出發了。樓下守著的工作人員給我把門打開,我開始到處噴酒精,單元廳、地庫要噴,每一層樓都要噴,電梯的按鍵也要清潔消毒。

這工作以前是保潔來做,一個星期消毒一回,現在我每天至少消毒兩回,快速熟練掌握了這門技術。

到處噴好,我來給隔離的業主們送快遞、倒垃圾。一共有16戶,后來又有幾戶業主從湖北、溫州等地區回來了,他們的服務也由我來保障。

確診3例的消息讓大家驚慌失措,很多業主連窗戶都不敢開,覺得空氣里都可能有病毒。被隔離的這棟樓業主有的一開始特別委屈,事情發生前他們都乖乖待在家不出門,可怎么就突然變成了高危人群?

他們的家門口貼了封條,樓下也專人把守,小區名字在各個群里反復被人們提到,大家講著有關那戶人家的種種細節。

小區里安靜得可怕,沒有被隔離的業主也幾乎足不出戶。

他們很害怕,我盡量安慰他們,但我其實也很害怕。


▲經理和我約定,那棟樓只能我們兩個人進出


一個人背著消毒藥壺噴藥水的時候,尤其是走到那戶人家附近的時候,我常常想,我會不會真的也會被傳染,如果傳染了,我的孩子們怎么辦,小女兒才9歲。

我給老婆打電話,說我很想他們。老婆不想理我,她還在生氣。

我讓老婆給我送幾件換洗衣服來,她把衣服清了一袋,直接丟在湖州和杭州交界的那個卡點,讓我自己去拿。她根本不要看到我。

好像除了我們物業兄弟姐妹,沒有人理解我。



05


業主給我們送吃的,80歲大媽送來營養品
人手太緊張了,我們5個都不回家了(也無法回去了),幸好小區里有宿舍,可以打地鋪。

剛開始幾天我們凈吃泡面,省時間,也能最大程度不麻煩其他人。

過了最恐慌的兩天,寂靜的小區慢慢有人開窗了,他們看到了全副武裝的經理和我。我們也把每天的疫情都通報給他們。

我們還是每天接到一大堆業主的電話,但電話的內容不再是單純的詢問疫情了,很多都是關心我們的。

我們沒有N95口罩,業主們你幾個我幾個,居然湊了幾百個送到前臺給我們。

業主說,你們有飯吃么,我們說有的,除了泡面,偶爾還會用電磁爐煮點吃的。他們有人就開始給我們送飯了,紅燒肉、魚塊,做得真好吃。

有個大媽快80歲了,她拿過來一袋營養品,說:“小計啊,這是我女兒從美國帶回來增強抵抗力的,你一定要吃。”

還有的在網上買了一大堆好吃的,包括紅牛什么,放在門崗,留的卻是我的電話號碼。這個快遞一直沒人拿,我們正奇怪,結果業主終于發來消息,說:“老計,我買了點吃的,你記得吃啊。”


▲業主們每天換著法給我們送吃的


幾乎每天都有這樣的事情在感動著我。我覺得回來上班是對的,很值。

元宵節那天,我們特別去超市采購了一批湯圓。每個隔離戶1袋,量不多,但盡量讓每個業主都能吃上。他們關在里面,我們也心疼,他們關心我們,我們心里也是想著他們的。



06


和老婆隔著圍欄見面,女兒送我一顆種子
2月14日晚上12點,那棟樓正式解封。

第二天,我挨家挨戶給他們送解除隔離通知書,心里真高興啊。

這一天,我終于可以不用穿防護服了,走路好輕松。

我們被隔離的兄弟姐妹們也慢慢都回來了,人手也沒那么緊張了。

那戶人家,確診的3人還在醫院,其他人也從醫院隔離好,回了家,但還要接受居家隔離。

小區業主之前有人反對他們回來,但是這是他們的家啊。

我也去看了他們,他們十分配合和理解,我說有什么需要就盡管跟我講。我也把這個情況跟其他業主講了,其他業主聽說他們要繼續隔離,也就放了心。

我把這些消息都告訴給我老婆,她讓我再去一趟湖州杭州交界卡點,說再給我送幾件衣服,怕我每天臭烘烘熏到業主。

我就知道,她的氣應該已經消了。

經理說,他陪我一起去。

我真的很高興,到了卡點,更沒想到的是,除了老婆,我兩個女兒、我爸媽也都來了。卡點那邊有個1米高的圍欄,他們過不來,我也過不去。


▲我跟家人在卡點相聚,家里人都理解了我,真高興啊


我們站在圍欄兩邊說話,老婆笑了,她把清好的衣服遞給我,我把業主表揚我的話都念給她聽,還說公司表揚了我。

她笑著說我是個傻瓜。

小女兒硬要鉆過圍欄看我,她讓我把手伸過來,我伸了過去,有個很小的球掉在我手心。女兒說:“爸爸,你要是想我,就看看這個。”

孩子們出生以來,我從沒離開過她們這么久。

捧著那個小球球,我這個大男人居然有點想哭了。

回去我仔細看了又看,原來不是球啊,是我們老家山上一種樹的果子,種在土里會發芽的,我打算種起來。

能回家的那天,我再拿回去給她看。


媒體合作

如有媒體合作及采訪需求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

郵箱:vkggmjz@vanke.com

地址:深圳市福田區梅林路63號梅林萬科中心

關注萬科物業說

全國統一服務監督熱線

4009-51-51-51

關注萬科物業

陕西福彩网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